這是我們昨天,看到的一些標語。

 

  其實只是一台計程車,它準備要轉進一條巷子裡,但那條巷子並不大,僅能容許一台汽車進入。而計程車的前頭,已經有了一台銀色的老車衝過來,所以計程車倒車,停在我們的面前,我跟緱妹的面前。

 

 

 

  「用心,別煩心、別操心。」我跟她都忍不住念了出來。

 

  「他特地倒車回來跟我們說耶。」我說、她說。

 

 

 

 

 

 

  「好。用心,別煩心、別操心。」我跟她再複誦了一次。

 

 

 

 

 

  我們見面了,而沒人知道這會不會是我們最後一次,三個人能這樣見面。

她們兩個,是近來對我非常重要的兩個女人。

 

  一個,我們認識了五年、或許六年,但我們卻從未見過面,在這昨天之前。我們聊著,一陣、一陣,通常都是她難過,或者是她想起心中那個惡夢的時候。然後,我最近也會因著某些事情困擾,所以,我們變成相互取暖的朋友,有時候會一起陷入悲傷,但多數時候我們會互相鼓勵。

 

  我跟她第一次見面,第一句話,其實是,「妳怎麼這麼胖。」,因為她跟五六年前的模樣大大不同,而她比我更早認出我來,「你怎麼穿同一件衣服!」,因為我昨天穿的衣服跟我多年以前放在FB上的那張相同。

 

  第一次見面,我們輕易認出對方。

 

 

 

 

 

  「我想認識綠綠。」她跟我說,我有點忘了是哪時候。

 

 

 

 

 

 

 

  另外一個,我們認識,還不到兩個月,雖然因為彼此都需要工作,也曾因為某些緣故幾乎沒有連絡過。我們聊著,這兩個禮拜開始,每天聊著、出去聊著,就像停不下來一樣。有時候我們會分享一些好笑的事情、難過的事情,在彼此的防衛機制和最弱狀態出現時,迅速查覺。

 

  我們第一次見面,第一句話,好像是,「你好像跟以前的照片不大一樣。」,因為我們現在好像也都跟我們願意讓對方看的最佳狀態有點不同,而她好像也比我早認出我來,「幫我拉一下肩帶。」,因為我那時候背著後背包,而拉肩帶是我一貫的笑點。

 

  第一次見面,我們不大容易認出對方。

 

 

 

 

 

  「我想認識緱妹。」她跟我說,好像比緱妹晚說了一點。

 

 

 

 

 

 

 

 

 

  「她很漂亮欸。」

  「她很漂亮欸。」

  她們事後都這麼跟我說。

 

 

 

 

 

 

 

 

 

  「因為我…人賤人愛。」她跟我說,提到了她男朋友的朋友都愛她這件事情。

  「我也人賤人愛啊。」我說。

 

 

  「其實我覺得,或許妳們當朋友的時間,還會比我跟綠綠還要長。」我這麼對緱妹說。

 

 

  「我們真是可以一起白爛的朋友。」緱妹跟我都會不計形象的做一些白癡舉動,好比拉褲子、說放屁的事情。

 

 

 

 

 

 

  我好像已經忘記還說了些什麼,是不是又笑了什麼,總之,她們都婊我。對於我的油頭,還有綠所說的,我長得像是科學怪人。

 

 

 

  只可惜、只可惜…

 

 

 

 

 

 

 

 

 

  我先陪了綠綠走了回家,說她明明累了,但還要硬撐。她說,那很掃興,覺得有點太短了,所以撐著。

  接著才是緱妹,她其實也不能待地這麼晚,因為有人在等她,等她,回家,所以撐著。

 

 

 

 

  其實我對某些特定的人說的某一些話,又並非那麼針對特定的人。

  「別再討好別人了、要多討好自己,因為妳啊、跟自己相處這麼多年,可是卻好像沒好好討好她,那對她不公平啊!」

 

 

 

 

 

 

 

 

  我們在綠綠家附近的OK,看見了那檯計程車,倒車回來的計程車。

 

 

 

 

 

 

 

 

  「用心,別擔心、別操心。」

 

 

 

  我們複誦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