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還好吧?她問到我跟我父親的事情,我簡單的說,我道歉了,而他好像原諒我了,但最後我說到了,我覺得應該是父親原諒我的真正的原因。

 

  也是那時候我才明白,其實他根本不恨我,也根本不恨她。說穿了,他是恨,我沒有照著他的安排,而逕自地做了自己想要的選擇。打從我學生時代的吵吵鬧鬧、工作後的吵吵鬧鬧,一直到逐漸穩定了,卻又開始忤逆,又不接受他的安排。

 

 

 

  很大一部分是因為我在這之中不夠努力,因為在本質上我不太在乎他的感受,也太少、太畏懼與他溝通。我以前覺得沒用,但現在我覺得或許有用,只要及早即可,任何事情、都得及早

 

 

 

 

  「你真的非常過分,竟然這樣對她。」她朝我打了好幾拳,老實說,非常痛。痛得不只是身體、還有心理。

  因為她當時、非常非常支持我,甚至說要讓出她在土城的房子,即使如果我被轟出去,我們還是可以一起住那。

  可是因為我是個爛人,所以我又提了那個史上最爛的理由,她接著又是痛毆我好幾拳。

 

 

 

 

  「你知道嗎?我一直都覺得你是一個非常、非常棒的男生,如果女生能夠你這種男生在一起是最幸福的事情了,如果我年輕個二十年,我也會選擇跟你在一起。你這個人重情、願意付出、什麼也不都不想計較、又有生活情趣,可是沒想到最後你會選擇這樣。」

 

 

 

 

 

 

 

  所以我說,很多事情真的要及早,我想我就是沒有及早,再多的彌補都改變不了既定的事實。可是錯已造成,對於失去的我不能攫取回來,但至少要抓好線在手上的,從她身上學到的一切,讓我熟記教訓,讓未來的自己更棒的一切。

 

 

 

 

 

 

 

 

  啊對了,她是我舅媽。

  補充一下,我舅舅是流氓。

 

  有一次,我舅媽開車去找我妹、我真正有血緣關係的表妹,那時候我妹婿在她家,乖巧如我妹婿,當然去幫忙走到後車廂拿東西,舅舅好像人剛好就在附近,走路經過,那時候只看見有個陌生男子的鞋子露了出來,在他送給他前妻的汽車後車廂底下,他看見有個陌生男子

 

  其實他跟我舅媽已經離婚,但雙方變成朋友、愛人的微妙關係。

 

  他那時候喊著,「幹,誰敢把我七仔。」,然後嚼了檳榔、叼根菸走了過去,再補充一下,他皮膚黝黑、滿身都是刺青,重點是他也有錢,身價近億、少說也有好幾千萬。

 

 

 

 

 

 

  我妹婿後來跟我說,他那時候嚇到差點閃尿。

 

 

 

 

 

 

  所以舅媽,拜託妳,什麼我很棒、如果妳年輕二十歲或是什麼的鬼話絕對不要根舅舅說好嗎?我一定會被他、打、死、的。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