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以前,她問我,能不能陪她去婦產科。

  理由是,她從小就發現那兒附近長了塊息肉,而她覺得應該去看。

 

 

 

  不過我沒陪她去,我也忘了為什麼。

 

 

 

  她告訴我、她去切除了,不過這回她、一個人去。

 

 

 

 

 

  「我最近總是一個人做很多事情、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醫生、一個人去書店。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很可憐,因為總是一個人。」

  她是情婦,而最近她才能、才能夠好好做一個情婦。

 

 

 

 

 

  她以前會很在意很多事情。另一個他在幹什麼、是不是有其他女人,說因為女兒其實得回家,到底會不會是老婆,還是什麼狗屁倒灶的事情、藉口。而現在,她開始不會去想了。

 

  「會讓妳想很多的對象,那是愛情,妳們會擔心未來如何、以後有不有錢、他是不是會在外面拈花惹草、他到底在不在乎妳…等。可是妳現在很好,開始不想很多,努力在偶而的見面中,努力地讓對方看到妳自己的好,所以我覺得很棒,妳現在是個襯職的情婦。反正妳們那個不是愛情、所以妳沒很想多是對的、應該的,做的很棒。」

  因為她說,她們大概一個禮拜見面幾個小時,她會把她所有缺點藏起來,她甚至覺得對方也是。而那幾個小時的快樂足夠讓她撐上一個禮拜,即便對方都不打電話給她也無所謂,只要傳what’s app給他時,能夠在12小時內回傳,她就不會抓狂。

 

 

 

 

 

 

  那幾個小時的快樂能夠讓她撐上一個禮拜,或許兩個禮拜,只要不要吵架,她就不會崩潰。

 

 

 

 

 

 

  她覺得她沒有朋友,那天她這麼告訴我。所以大多時間她、一個人。

  其實有部分原因是,其實多數的人都無法接受她的認知,她現在的生活,她甚至懶的與朋友們分享她這般生活。

 

 

 

 

 

  她以後應該就只能當情婦了,因為她覺得她的過去太不堪、一般男性應該無法接受。所以未來的她,應該都會維持這般生活、一個人。

 

 

 

 

 

  「一個人,總比找了錯的人陪還要好。」

  我這麼告訴她,不是說男女之間的找人陪、而是硬找哪一個根本不合宜的朋友陪她做她想做的事情。

 

 

 

 

 

  我之前很常、很常一個人做上很多事情。

  一個人去咖啡店、帶些書去看;一個人跑去誠品泡上好幾個小時、直到讀完想讀的書;我會一個人去看電影、甚至是MTV;一個人逛街、完全不理會一旁店員的靠北;一個人跑去吃飯、別忘了點燙青菜跟湯點;一個人在半夜遊蕩著、找些地方、或許只是坐著什麼也不做…有太多一個人。

 

  所以我能夠懂,而我覺得她其實一點都不可憐。

 

 

 

 

 

 

  「妳覺得妳的一個人,到底是瀟灑、還是找不到人來陪。」

  「我不知道。」

 

 

 

 

 

  其實最一開始只是她一個人在書店,她想起我曾經買了《惡之華》,她想買、但不知道值不值得買。於是我,念了《惡之華》裡頭的《毀滅》那一章給她聽。她一開始說,那好像她也寫的出來,但我越念越多,就越吸引她購買。

 

  聊著聊著,她買了,而莫名奇妙聊了一個小時。

 

 

 

 

 

 

  「妳跟他在一起時,是純粹的快樂嗎?」

  「其實不是。」她告訴我,其實她要撐著有點辛苦。她開始問我訣竅,還有或許她的婊子計畫。

 

  我想起以前別人告訴我的,幸好我不是女的,否則我大概是個臭婊子。我跟她討論是否要用孩子要脅她、何時該生、應不應該生,現在她又應該怎麼對待他、讓她知道她與一般情婦不同、耍一點小脾氣、不會讓人不舒服的小脾氣,讓人覺得傲嬌但不公主的要求。

 

 

 

 

 

  我想,因為在她們之間藏了太多虛虛幻幻,所以那不是純粹的快樂。

  還有手段,那是手段

 

 

 

 

 

 

  「那妳跟誰在一起時,能有純粹的快樂。」

  她提到了她那個韓國朋友,我好像知道是誰。她說,只有跟她在一起時,她才能全然放鬆,因為整場會面她們都在大笑、互相說一些白癡到不行的事情。

  「那你呢?」她回問我,外加個不能提到愛情,因為那代有太多化學成分,所以只能說朋友。

 

 

 

 

 

 

  「帥帥跟妳吧?」帥帥,其實就是李人帥,還有她。

  「真的假的?」我想她應該是對我提到她感到訝異。所以她說,那不然她介紹我跟她的韓國朋友一起認識算了,我說好、沒在怕。

 

 

 

 

 

 

  「欸、不跟妳說了。」

  「好、那我也去做自己的事情。」

 

 

 

  我們的電話總是結束地沒有休止符,忽然地結束、一點結論都沒有。

 

 

 

 

 

 

 

 

 

  我知道她今後都會是一個人。

  而一個人其實沒什麼不好。

  只是代表自己能夠在自己獨自時,與自己相處,那非常棒。

 

 

 

  不會孤單、不會寂寞。

  不會打開手機一個一個找聯絡人、更不會像是蠢蛋般地到處問人、現在有沒有空、等下有沒有空的那種無謂的約。

 

 

 

  其實我覺得那種隨意找人的約法對人非常不公平,因為不是非他不可。如果不是非常想見某一個人、某一個朋友,否則我不會約人、不會赴約。

 

 

 

 

 

 

  我昨夜忍不住點了以前我寫給未來自己的文章,裡頭寫到了我將是一個人、一個人。我原本以為那是情感狀態,可是後來我才發現、重新詮釋,我是希望我自己能夠享受一個人的自在,而我好像能。

 

 

 

  然後、我又要引用了。

  『我終於明白,真正能夠作為支撐的東西只有自己的思考能力而已。
  如果不到各地去看看,不閱讀各種書籍,不聽音樂的話,就不可能發展自己的想法。』出自 村上龍《到處存在的場所,到處不存在的我》一書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