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他分享了我在Sophie那所聽著的話。

  他說,那就跟五月天的歌一樣,

  「我以為我喜歡的是十八歲的妳,

  最後我才發現我喜歡的是,

  十八歲的自己。」

 

 

 

  她說,還是學生時代的愛情最好,我以前還不能理解,但現在我才能理解。

 

  的確,那般的愛情的確很單純,但卻太輕、好像輕輕一吹就會飄走、飛走。

 

  而我們不可能永遠停在十八歲,也不可能永遠跟自己在一起,所以,非走不可。

 

 

 

 

 

  我們可能都不喜歡身處十八歲的我們的時空,但我們絕對都喜歡十八歲的自己。

 

  那般的憧憬,青少年寓言,不成熟的寓言。

 

 

 

 

  十八歲的時候,我又在做甚麼呢?

  或許我,跟馬力又還是其他同學,爬上了板中新智樓的未開放的頂樓,那是八樓,我們從一旁的直梯爬了上去。

  我們坐著、聊著、或許手邊的不是啤酒。

  但是還有我們。

 

 

 

  可是現在那些我們,只剩下我。

  隨著一些長大後才會有的紛爭,最後只剩下我。

  我自己,還有其他、其他的朋友。

 

 

 

 

 

 

 

 

 

  新的朋友、新的情人、新的我自己。

  還有、新的、困擾。

 

 

 

 

 

 

  我們總是得長大,所以總是會面臨到那般的挑戰、那般的困難。

 

  的確,我非常難過、在聽見了以後。

 

  我整理好房間,回頭再看了看,我的房間。

  把枕頭疊好、棉被收好,所有看得見的、不應該再出現的東西,準備打包。

 

  希望有一天,我能離開,離開,然後去一個,不要再困擾我的、非得要離開的,十八歲的,二十八歲的,時空。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