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家裡嗎?」他忽然打了電話給我,平常並不會的。除了…發生了什麼事情,否則他幾乎平日不出門的。

  「沒有,不過在家裡附近。」

  「我去找你,然後一起去找小燕。」

  「好。」

 

 

 

 

 

  小燕,大概是去年、還是前年起他的好朋友。其實他們早在大學階段就已經認識,是他與前女友分手時,小燕和幾個朋友常常熱切地與他連絡,關心他的情況。後來,他們才真正變成好朋友

 

 

 

 

  不過,一點都不曖昧我知道。

  因為他是個乾淨的傢伙,他會花很長一段時間觀察自己可能會喜歡、或是想追求的女性(雖然表淺地只看外表),但因為我實在沒有追求過任何人,所以我也不知道追求到底是個什麼意思。總之,他說他不是喜歡她,純友誼,他說,而其實我知道那種感覺。有些人,外人看你們會覺得有點曖昧,但根本沒什麼。

  但是,我總覺得她對他有點好感。

 

 

 

 

 

 

  如同藝人般地「只是好朋友」,他這麼說。

  我以前也很愛這麼說,不過我話中有話,但他單純的可以,所以,當他這麼說,就真的只是好朋友。

 

 

 

 

 

  我們過去不時會出來晃晃,我記得曾經出過幾次遠門,到底是宜蘭?新竹?基隆?還是哪裡咧?

  我只記得一起去過九份,其餘的什麼也沒能記得。

  

  啊…還有他們曾經來我家打過麻將,那次小燕贏到手軟,說要打到她輸為止,結果那天打到半夜四點,而我隔天好像要上班,中午回家後他們已經走了,還留下酒錢。

 

 

 

 

  啊…還有。我們一起去過金山吃鴨肉,還有朱銘美術館。

  剩下的我真的忘記了。

 

 

 

 

 

  「你現在58、59公斤????」他們兩人驚呼。因為他們兩個都大概58、59公斤。

  嘿是啊。我們剛認識的時候,我快七十公斤,現在掉了十公斤,厲害吧!

 

 

 

 

 

  「妳什麼時候要跟首府哥結婚啊?」

  「快了、明年!」

  「真的假的??」我竟然當真了!

 

 

 

 

 

 

  首府哥就是她的男人,他們約莫在七月多交往,而且他很酷,對女生遲鈍的可以,而且不用智慧型手機,而其實她以前也是。

  以前我們一夥人,我跟她都會哀號智慧型手機有什麼好的,不過後來她因為體認到沒有智慧型手機會減少一些交友的機會(因為這樣她沒辦法跟馬場哥line來line去),所以跑去申辦。而我,有部份則是因為朋友們的哀號(欸!你快點辦啦!這樣我們可以聯絡!),或許她也有一部分的原因(因為她是手機控)。

 

 

 

 

  首府哥的存在,是讓她跟他現在比較疏離的主因。

 

 

 

 

  不過她們兩個人的交誼是秘密,雖然我不明白明明只是單純的好朋友、為什麼不讓首府哥知道,不過我想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接受紅粉知己的存在。

  但是,「你快點去跟首府哥認識啦!」我這麼對他喊著。

 

 

 

 

  雖然不知道他會不會這麼做,但我覺得這樣或許會好了一些。

  反正,你們很乾淨,至少我知道他是個乾淨的男孩,所以不會做出什麼逾舉的事情。

 

 

 

 

 

  (其實我覺得,我應該是我所有男性朋友裡面,看起來最不乾淨的人。)

  不過,我自認為很乾淨就是了,那些全部都沒什麼,只是她們或許依賴我,而我總是喜歡當超級英雄。

 

 

 

 

 

 

 

  「玩uno牌啊!」我喊著。

 

 

 

 

  而因為我們太常出來的關係,有時候我會跟她、毛,還有他一起出去。有時候她會帶上一些朋友,為了讓他認識新妞;他也會帶上一些朋友、好比學妹、好比小燕…等。

 

  時常我們,就會拿起uno牌,所以我們講好、每次出門,都必定要隨身攜帶uno牌。

 

 

 

 

 

 

  不過下次。

  這次不行。

 

 

 

 

 

 

 

 

 

  首府哥,最近是夜班。

  所以我想,最近我們應該還會出來。

 

 

 

 

 

  上回我們一起去了九份,我們三個。

 

 

 

 

  下次什麼時候再一起去呢?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