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唱起「認識你真好」,孫耀威的歌。

 

 

 

  「你們這些人全部給我偷偷來,我在我妹這裡剪頭髮,現在你給我過來。」

  寒風中,他騎著機車過來,而我們在7-11裡頭坐了下。

  聊起很多、很多事情、他的、我的,所有事情。

 

 

 

  他單身很久了,而其實在上一段感情之中,他是想婚的。

  可是,遇見了個不能婚的女性。

 

  其實他是再單純不過的平凡男子,胸無大志,我想這輩子他就平平淡淡地過了一生。

  而他說他再沒有勇氣在認真的追求其他女性,沒有自信、沒有錢、不會說著厲害的話語哄騙女子,只有真心,而只有真心並沒有用。

  不管如何人總是需要一些武器,但他的武器實在不多。

 

 

 

 

 

  他母親曾經討厭過我,因為我搶走過他的兒子。

  他常常跑地不見蹤影,讓常掛心、擔心的母親覺得他所謂的同梯、我,是一個成天約他兒子,害他兒子總是當著免錢司機的蠢蛋。

  但後來他告訴母親,當他難過時,跟我在一起總是能好過些。所以她逐漸可以接受、後來甚至主動問起我,主動問起他,「你最近過的很不錯噢,都沒去找你同梯。」

 

 

 

 

  我們在軍中認識,認識的理由再愚蠢不過,一向喜歡偷雞和挑戰權威的我,無視於軍中學長才可以優先洗澡的潛規則,總是趁著四下無人去洗澡。

  那時候恰逢過年,最菜的我跟他,說了起學長們、那群白癡一定在難得一見的過年狂歡中玩地不知去向,我假借跟他回到廚房忙,但實質上偷摸回去洗澡。

  他其實不敢,但我說,如果學長抓到、問起,就說是我。

  我根本不在乎那些狗屎制度,洗個澡,還能拿我們怎辦?

 

 

 

 

 

  我們退伍後一直保有聯繫,完全不同的業務、完全錯開的時間,但我們時常耗在一起,我陪他度過了兵變女朋友的怪異時光(沒有第三者卻在當兵時把女朋友給甩了,這哪招),也陪他度過了迷惘女朋友四處跟男人約會的怪異時光(這傢伙是個好傢伙,妳卻意亂情迷到底是哪招?)。

  我們陪著對方,難過的時候、開心的時候,任何時候。

 

 

 

 

 

  「你最近怎麼都沒跟你同梯出去?」他談起他母親這樣問起了我。他告訴母親我前陣子結束段關係,然後沒多久後隨即又展開段。

  他的母親說,「這麼厲害啊、那你要跟他多學幾招。」

 

 

 

 

 

  我告訴他,他是應該跟我多學學下,而我雖然可以理解他最近沒有自信的情緒,但我覺得他有他的好,或許他的單身就是在等待該出現的人出現。

 

 

 

 

 

  他告訴我他之所以沒跟她交往,就是擔心交往後如果沒處理妥,或許就會因此少了一個這麼要好的朋友。

  但她後來跟別人交往、他也還是失去了她。

 

 

 

 

 

  原本就喜歡熱鬧的他,認識了不少女性、新的女性,任何方式、任何領域。

我點開了他的手機,一一地看了他跟別人所互相傳送的訊息,如同查勤的女朋友般。

 

 

 

 

  「你們的對話真他媽的無聊。」一些無意義的訊息,一些暗示但卻又清楚到不行的文字,浪費彼此的時間、完全沒有必要。

  「對啊。我也覺得自己好像在浪費時間。」

 

 

 

 

 

 

  「其實我覺得我很吃虧,所有跟我要好的朋友都是女生,而我在她結婚後就明白,我已經少了個朋友。」

  其實我說的是個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生朋友,我們高中時非常非常要好,但在她結婚生子後,我們就幾乎不再聯絡。

  顧小孩、盯著丈夫,後來就如同陌生人般。

 

 

 

 

 

  我開始思索起,我們、我跟誰到底什麼時候還會聯繫著。

  她會嗎?他會嗎?

  有誰會陪我走到最後。

 

 

 

 

 

 

 

  「別浪費時間了。」

  我告訴他。

 

 

 

 

 

  那些line來又line去、 FB來FB去,現在可能還有些意義、但你明知道未來會沒有意義的聯絡人,到底有什麼重要的?

 

 

 

 

 

  「你有幾個好友?」

  我看起他手機裡的數字,一百多人,好像很厲害,我這麼揶揄他。

  「那我可要加把努力點了。」

  開玩笑的啦我向他補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