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師又是誰?

 

 

 

  因為現在發文頻率實在太低,所以不得不每次提了誰得說一下他是誰。

  我想念以前我那閒來沒事就發文的廢材時光嗚嗚嗚。

  (以為你現在就不是廢材嗎混帳)

 

 

 

  走狗何許人也,我大學同學也。

  這大學同學說來很妙,他高中不知怎搞地念了五年,對,是五年。唸完大學以後考上了淡江數學系,這說來也很逗,分明是文組的人,怎麼唸了理組的數學系。

  因為他老兄大學聯考數學甲考了滿分,全國第一名,據他說法當年數甲滿分的人不到十個,正不曉得要選填哪一間學校,看見淡江數學系只採計數甲,立刻填上第一志願。

  上是上了,不過畢竟是理組的科系,他其他科目根本有聽木有懂,所以不到一年就被退學了。

 

 

 

  說到木有懂,這是一個我非常喜歡用的二六用語。

  除了木有以外,坑爹未夠班(這事實好像是港仔用語)、立馬估計都是我的愛用詞之一,事實上還有更多。

  有些人非常排斥二六用語,認為這是赤化的現象之一,不過我覺得兩岸語文本來就同源,刻意完全不用或者禁用,那就是矯枉過正了,當然一些這些年才出現的新興用語當然是屬於截然不同的文化演進,例如靠譜、又或者是傻屄、傻帽之類,這我就並不愛用了。

 

 

  好了,扯題了。

 

  噢對了,「啥」這字也是我非常愛用的,而且大概從高中就開始在用了。

  「搞啥!」、「你幹啥?」,大概從高中就扯到了現在,通常最喜歡用的互動對象是……欸我好像用過很多名字叫她的我多年好友,因為她之前在酒店上班,所以我曾經叫她酒店妹,也好像叫過她「真好笑」,比較指標性的文章是在這一篇提到:《遇到,了解》

  事實上那篇也沒有啥介紹到她,但我一直都很喜歡用單一事件介紹朋友。

 

  是,我跟她之所以會自稱是情感上的雙胞胎,是因為我跟她的狀態,時常非常相仿。另外她有滿多外人看起來非常偏差的思想跟行為,例如曾在酒店上班,習慣性劈腿之類,但她認為我滿能夠了解的,所以有些事兒,那些特別骯髒的事兒她都會選擇只跟我說,因為她認為我能夠瞭。

 

  不過,她畢竟不是這篇文章的主角,事實上這篇文章沒有主角,只是我她媽的來公司上班,忽然發現沒啥特別要緊的事兒要幹,既然就剩下了一堆做也做不完的行政俗務,那就繼續給他拖下去吧。

 

 

 

  說到哪,對,說到退學。

  走狗另外又有個壞毛病,他不太會也不太能維繫感情,有時候戀情不能繼續,他就會擺爛,然後當時他的台大女朋友見她擺爛,就劈腿。多年以後他的每段感情大多都是被劈腿最終,雖然嘴上嚷嚷著,「什麼,怪人你竟然沒有被劈腿過,太可惡了,身為男人終身要學習的課題就是被女人劈腿。」看起來對於劈腿這回事很在意,但某程度來說他也是導致被劈腿的推手之一,誰叫你要擺爛呢是否?

 

  好,被劈腿以後,他重考大學,就這麼跟我當成了大學同學,不過倒是大我五歲,但我這人本來跟年紀大的人就比較擅長當朋友,一開始雖然還好,但大四以後不知怎搞得恰巧一起修了外系的課,後來還一塊去學音樂,他彈BASS,我打鼓,再來幾個他的朋友游老師還有游老師的朋友飆哥都學吉他,就這樣子半調子組成了一個社會人士樂團,大概一兩個月就約一趟中壢團練,是說也沒有啥宏大抱負,就是玩玩音樂,唯一一次表演大概是游老師的婚禮有上台。

 

  而在其一團員走入家庭以後,當然就慢慢淡出了。

 

 

 

 

  這說來也很逗,很有一度,我們四個都是無賴漢、王老五,他們幾個都說著,「女人什麼東西,男人有音樂就夠了。」,然後我會在旁邊補充,「好東西。」

  結果最常這樣嚷嚷的游老師,卻結婚了,而且很快就結婚了。

 

  是說我並不認為他們真心覺得女人不是東西,事實上每個人都有一些故事,舉飆哥來說,他事實上在台中的LIVE BAR表演很多年,是個主唱,但我們認識時他卻從不開嗓,因為他說他不能唱歌。

  細問之後,是因為多年前的一次他生日,那天他有表演,女朋友提著蛋糕趕著下班要載過去給他,卻在路上出了車禍橫死街頭。他說,他不能唱歌,否則會有壞事情發生。那好幾年之後,他不再交女朋友,把女朋友家人當親生娘娘在照料,照三餐問候,仍舊時常去她墳前上香。一直到有一年,女朋友的媽媽拍拍他的肩膀,跟他說,「夠了,你做的夠多了,該去過你應該過的生活了。」

  他哭著,問那個應該成為他丈母娘的無緣的丈母娘說,「我可以唱歌嗎?可是會不會我再開口,就會再有壞事發生。」

  她抱著他,告訴他,「唱吧!她就是喜歡你的歌聲,你應該唱出來。」

  後來,他就開口唱歌了。

 

 

 

  而那走狗哥呢,當然也有他的故事。他家事實上早些年富有,是桃園當地的紡織大亨,後來改開酒店,他順理成章的就成為了酒店小開,照他的說詞是高中去搭計程車,跟司機說他哪家小孩,就免錢坐車,對方自己開車載他去他老爸店裡請款。走狗老媽是二房,大房生了一堆孩子,非常怨嘆走狗他老媽,認為她搶走了自己老媽的老爸,便老死幾乎不跟老爸往來。事實上走狗老爸今年大概八十來歲,老媽五十來歲,兩個人差三十幾歲,說真的大房的大哥還跟自己老媽年歲差不多。在這樣子的情境下,事實上童年生涯除了錢花不完以外,卻沒啥家庭溫暖,一群大哥大姊對他不好,老爸老媽也忙著工作享福,沒顧著他。現在老爸老媽老了,因為大房的大哥大姊不管事,還怨恨,所以他只好一肩扛下家庭。

  是說大房有個大哥對他挺好,大概因為是老大,認為即便是二房小孩,也終究是同父異母兄弟,特別照料,不過十多年前,也被酒駕的撞死了,所以走狗說他最痛恨人家喝酒還開車、騎車。

 

 

 

  某一年大學戲劇比賽,那天我慶功喝了挺多酒,還想騎車回家,當時我跟他還不熟,他要幫我攔計程車,我一直說不必不必,他揪著我的衣領跟我說,「我他媽大哥就是被酒駕的撞死的,你不要害自己也不要害別人。」

 

  隨後攔了台計程車,丟給司機一張一千元,要司機把我載回家。

 

 

 

 

  事實上當時他們家已經中落了,他大學被二一以後,還有自己開花店掙了點錢,存了大學學費,不過因為老爸老媽被倒帳,就把兒子也一起榨光了。此後的十年間,他們家陷入一種窘迫,時常搬家躲債主,大一那年把同學託養的流浪貓帶回家,老媽從此愛上了貓咪,四處餵貓,後來乾脆養進家裡,但也都不結紮,兩貓生四貓、四貓生八貓,最高巔峰家裡曾經有百頭貓晃來晃去,連他氣管都不好了起來。據他說,有時候生了小貓,但死了幾隻,就看見其他貓咪會咬著死胎當食物,搞得四處血肉模糊。貓咪叫春時更是精彩,吵得完全不能睡覺,還時常走出房間就踩到貓尿貓屎跌倒。老媽這樣,老爸更是不遑多讓,賺了錢就買樂透,很想回到底以前那風光歲月。是說因為如此,所以他對於婚姻以及感情十分矛盾,他認為自己得肩負那老父老母,但又時常被氣得不能自己,拿回家兩萬,隔天就光了,問買了什麼怎麼那麼快,結果只看到一個紅包裡頭厚厚的樂透包牌。

  身在這樣的家庭你要他怎麼安心交女朋友,交了也沒未來啊,他這麼說。

 

 

 

  事實上我還漏寫了一些,你知道要徹頭徹尾地介紹一個朋友不是件簡單的事情,而我也不過是想帶出李老師,就寫了兩千多字,我真後悔,應該去做一些行政俗事的這該死的愛。

  他就去算命,事實上對於算命我還可以再扯的五百字一千字,但就不多說了。

 

  好,他找了一個不知道哪來的李大師,李大師給他指點迷津,然後說,「你家的貓很快就不是問題了。」

  李大師這麼說,他不以為意。

 

  後來沒多久,他家的貓流行病纏身,在幾個月前,莫名的死了數十隻,那些剩下沒死的,只剩下十三、四隻,老媽也轉性都帶去結紮。

  走狗說,雖然很壞心,但是那些貓咪掛了,但人才總算能夠好好開始生活。

 

 

 

  他老爸老媽不知怎地,想開了,原本家裡還開花店,還兼做煎包生意,但從沒好好要做,有一天沒一天,現在老爸老媽說要認真做了。走狗想要在中原那兒租個店面也當住家,好好認認真真的幫家裡搞煎包店,自己也四處學豆花、吃豆花開豆花店,已經都開始籌備,大概今年八月、九月就能夠搞定。

 

 

  而這就是他的故事。

 

  前陣子我被他氣得懶得理他,因為他動不動就「嗚嗚嗚佩姬不理我」或者什麼之類的一些非常負面的言詞,前幾天我不曉得怎麼搞的,忽然說要去找他,就在他那兒坐了一會,很快就離去。

 

  「怪人你要不要給去李大師算一算啊。」

  不必了我說。

 

  雖然預測貓咪不再是問題,這有點獵奇,不過我好像不那麼想知道以後我會去哪裡會發生什麼事情。

 

 

 

 

  中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