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

 

 

標點符號的奧義真的很可怕,一個,小小的,符號,看起來,就,像是,文青。

 

 

好,令人,作嘔。

 

 

 

就像是,標題,不過,就是,失眠,加上一個,句點,看起來,就是,很明顯,不、一、樣。

 

 

 

好啦不玩了。

 

(為什麼上面那一行要加句點??)

(廢話,一句結束當然要加啊!!!)

 

 

 

我一直想換個環境,從今年的某年某月開始。

其實心裡預想大概是過完年後,但人到了一定年紀,總是會不曉得可以選擇什麼、什麼是安全、什麼是不安全,會開始變得模模糊糊。

 

套在前幾天跟我去九份的那個女強人身上,因為她什麼都行,所以難以選擇。

我可能不一樣,在某程度上我本來就是選擇次級選擇,因為生命裡的正選從來就不是你我所認識的白天又或者是非得要賺大錢什麼不可,所以就更難以選擇,而且我還是希望能夠找找不會浪費我天賦的事情。

 

某個程度上,換個環境也是因為我想多認識新的朋友。

想要往外推展出去。

 

 

 

不過我並不知道失眠跟這些有沒有具體關連就是了。

 

 

這些,是岔題。

我只是想交代一下近況,最後一天上班日前的最後一個晚上我失眠。

 

 

 

 

 

寂寞病。

 

 

 

她沒有寂寞病。

雖然我跟她並不熟悉,談起話來也不大對盤,但我所知道的是,她已經單身兩年多了,可能是因為她太挑,也可能是因為工作的關係,她沒什麼機會接觸到新對象,甚至連曖昧都沒有。

 

寂寞病犯了,她說。

或許應該去相親,她說。

因為這回她出國,見著路人、朋友情侶大肆放閃,所以好不容易她、說想找伴了。

 

 

寂寞病,這是一種文明病嗎?

 

 

 

 

 

 

不甘寂寞。

 

 

 

妳可以去找點樂子。我說。

她不明白,總之不要待在電視前面發呆、或者做一些什麼也不用動腦,光盯著螢幕看就好。

這種事情偶而做起來很棒,但下班一回家攤著腦子不動,就一點都不棒了。

 

也可以去約會。我說。

反正就多去嘗試看看,如果不爽就走人,身為女性還可以賺賺免錢電影票。

這事她做不出來,她說。

 

但她任由這般不舒服的生活方式擺布了自己。

追根究柢,可能是因為她懶散、也可能是因為甘於寂寞。

 

甘於寂寞是因為某一個部分的心已經死掉了,而某一個部分重生了。

但人本來就是群體動物,根本就不可能甘於寂寞,我想。

所以她這個樣子,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生命裡面的小確幸。

 

 

 

這句話可能可以一句蔽之上文的找樂子。

「找樂子」是我愛說的粗鄙的話,更正確的完全語句,其實是,「For fun」還有「打發時間」,通常是用在我跟她的對話,每凡遇見了玩玩或者可以玩的對象,我都會這麼告訴她、她也會這麼告訴我。

但後來我們的用法一起改了,變成是,等待特定人士所需要使用的特定伎倆。

 

 

 

「我真的很討厭假文青,什麼小確幸、小清新、小劇場、小酌…什麼都小鼻子小眼睛的。我最討厭他們的就是眼界自以為很大,可是執行力超弱,格局超小。」

女強人,如是說。

 

某程度,她一直是我心中的某一個MODEL,把現代新女性詮釋個完美的她,又沒沾染上現代都會男女的濫交習性。

 

 

 

 

 

 

異性緣。

 

 

對,我異性緣很好。

我想是因為我本來就是一個很會引人說出心裡話的人。

所以她們會認識她們需要我們。

 

我想要換一個角度想,因為我是一個很棒的人,所以才會有這麼多人跟我說心裡話,渴望被支持、渴望被理解。

 

 

 

 

 

 

離開故事裡的世界。

 

 

 

欸,我覺得我應該要離開故事裡的世界了。

不知道為什麼就有這麼覺得。

 

他被捅了,因為權力鬥爭遊戲,可能會讓他被拔除。

他說,他其實想當一個善良的人,但是出了社會以後他覺得他必須要壞一點。

 

我說了我們家的故事,所以我並不覺得非得桶人不可。

雖然好人很難生存,可是我想當個好人,可以嗎?

 

但是,其實我不行。

 

 

 

 

 

音樂兒。

 

 

大量的說話,大量的分享和被分享,一些年。

其實我從沒想過我會黏人,但我總是遇上了黏的人。

非指固定對象也,古今,不黏人的人,彷彿就只有一個。

 

總之我,是習慣了至少兩年,身旁都有人,隨時都找得到人說話的時光。

而我,後來,變成了非得聽音樂才能睡著,通常是古典音樂,通常,最愛選的莫非是蕭邦的小夜曲,還有一些輕爵士音樂。

 

有人跟我說,分手後也度過了一樣的日子,如出一轍,後來發現不需要聽音樂時,也變成一隻貓咪了。

貓性,的人。

 

我也這麼習慣,但以前的我早不是如此的人。

那幾年的蜜切來往,還有這些日子以來的分分離離黏黏逝逝,讓我變得格外孤單,也可能變得格外不甘寂寞。

 

可是這些說來也奇怪,因為每次我失眠的時候,關掉音樂沒有多久其實就能夠很快睡著了。

 

失眠某程度上也是最孤單的時候,說真的,即便找個夜貓朋友,他也不能真的幫你什麼,即便我一直很想要有。

而你失眠時,真的就只有你自己了。

 

我以為仰賴音樂才會讓我自己覺得不會孤單,才能睡著。

但其實我根本不需要音樂,我根本不感到孤單,只是習慣,而現在不習慣。

 

 

 

 

LINE

 

 

自從用了智慧型手機以後,最常使用的軟體,大概不出LINEFB即時通、還有What’s APP了。

沒有錯,這些都是通訊軟體,當然Viber也是其一,但不提了,文字和談話我的功力都差不多,能夠打字也能說話的Line當然就是綜合了。

 

Line讓彼此生活更近,好朋友們。

還有或許不應該親近的朋友們,尤其是對她來說。

 

而我使用Line有兩個,幾乎可以說是生病一般的規律。

看見貼圖我一律不回,除非太有梗,太好笑。

絕對不假裝沒讀,但其實根本早看完了。

 

因為對我來說,貼圖等於無話可說,而假裝沒讀,等於吊人胃口。

 

 

 

 

出版。

 

 

我過稿了,要出版了。

這我說過了嗎?

 

 

 

 

 

嫁人。

 

 

她要嫁人了。

那我呢?

 

 

 

 

噙淚。

 

 

「我要離職了。」

她滿頭白髮,坐在輪椅上,緊緊握著我的手,掉下了眼淚。

 

「我要離職了。」

他二話不說趕來辦公室,希望能夠與我繼續連絡,還說了一個天大的秘密。愛妻子的他,其實都有一個視如己出,因為結識時已婚,所以不能給予承諾的「妹妹」。

 

「我要離職了。」

她當著所有人的面,告訴大家,遺產她會分我一份,雖然我不能拿。

 

 

 

 

 

三個,對我來說。

夠了。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