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識一個好人

她是嘉義人
更正確的說 她是東石人

她被打了



怎麼可以亂打人呢

身為嘉義人的現代詩教授 蔡芳定說
「嘉義流氓是很兇狠的,
從這次東石人圍攻分駐所就知道,
還用煙火代替狼煙,
我還能說甚麼呢?」

於是東石鄉民
圍攻派出所一天又一天

姑且不論這樣藐視公權力是不是對的
但是我從八卦版
聽到的被毆打的媳婦的鄰居的現身說法是

的確派出所有所不公
至少在一開始處理那件案件時是如此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

我們東石人威猛啊啊啊啊啊




東石是我老爸的出生地
同時也是我的故鄉

故鄉之所以為故鄉

不是單單因為老父老母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在或者不在
那是種歸屬感
像是一場雨
無論是多大的雨 一場爭執
或是微微的細雨 低聲低啜
無論如何 終究又要回到天上

尋找它的故鄉




所以故鄉之所以為故鄉
因為 曾經站在哪塊土地上
曾經呼吸著那塊空氣

在一個遙遠
當你還是小娃兒的時候

你當時無法體會到那空氣的酸澀
因為你甚麼也不懂

在一個你驀然回首
你已花白鬢髮的那一刻

你忽然聞到那陣
兒時無法吸取的酸澀
因為你在懷思 你在懷念起



故鄉之所以為故鄉




























老實講

以上通通離題

我很可恥的竟然在一個玩笑話的標題下
試圖想講件很認真的事情

可是卻扯到一件更認真的
故鄉之所以為故鄉






所以重來


倒帶









我認識一個好人

他是嘉義人




他是我老爸過去輝煌時代
唯一的朋友

我老爸 過去從事金飾加工的工作
講一件可以說嘴 但事實上又沒那麼有意義的事情

今生金飾的老闆 是他師弟



說嘴結束


在我爸的眼光中
真正的朋友
極少數

那些生意的夥伴
別說是朋友了
連夥伴都不能扯上邊
要說是夥伴
前頭還得加上個「生意上」的夥伴



姑且不論我老爸為何對朋友有個高度標準
但那個好人叔叔

是他在從事金飾工作時期
最好的生意夥伴,也不只是個生意夥伴,同時也是最好的朋友



我認識那個叔叔
雖然不是很透徹

但是我相信我老爸的眼光

在我看來 那叔叔
長相憨直帥氣
為人有禮貌
講話進退得體
永遠都是掛著一張笑臉
在對每一個人
包括我這個小孩



但是 上天 總是會這樣
或許是因為那個叔叔 是個好人

所以上天決定讓這世界公平



所以那個叔叔生了個女兒
至今已經十年之久
但是那個妹妹
過著一輩子插管的生活
就在他們家的床上

她沒有上學
因為他沒辦法不靠著機器維生

她笑著 他笑著
但我知道
在她笑容的背後
訴說著無法長大
無法像一般孩子背著書包上學
在學校偷偷地談場戀愛
和心愛的男孩結婚
最後生下了一個圓胖胖的孩子



但我知道
在他笑容的背後
訴說著他對孩子的虧欠
無法像一般父母 接送孩子上下學 
對每一個試圖想約她女兒的男孩怒吼
在無數個會面之後答應女兒的婚事
用白髮逗著著自己的孫子





每次我去看那個妹妹
總是會一陣心酸

好希望叔叔
可以牽著妹妹的手
走向我們

他會提醒妹妹記得叫我「哥哥」
我會笑笑的回應他

但如今我
只能看到 那妹妹躺在床上
依呀依呀地笑著
但卻很難忽視她鼻子所插得那跟管子

叔叔跟我 還有我老爸說
「她看到你們很開心,她在笑。」



那是令人心痛的



我常常會去思考
那個叔叔
到底是怎麼活過每一天的
怎麼去面對

他的女兒
似乎永遠無法離開他們的照顧
的這個事實



我想
他一定很愛她

我想
她一定也很愛他








而今天
我得知一個消息
好人叔叔 在一個意外之中
撞傷了一名機車騎士

我不明白事情的始末
但我只確定那叔叔當時沒有酒駕肇事

聽老爸和叔叔的電話
我不覺得好人叔叔是蓄意的

那只是一場意外



而那種意外天天都在發生



但是竟然發生在那個好人叔叔身上



我心中有點難過



所以我希望
我能夠祝福
能夠給那個叔叔再多一點點好運
也希望能給那位受傷
而住在加護病房的那位機車騎士
多一點點好運


祝你們一切安好
祝你們

好運






我認識一個好人

而上天應該再給他多一點點的好運

就算只有一點點

那也希望能夠

實現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