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其實我要說,我覺得我的脾氣非常非常好,容忍度非常高。

不過最近我卻接連暴怒。

 

可是這說來也奇怪,自從跑完初半馬以後,我應該是達到了短期人生喜悅的高峰,也沒有什麼情緒波動影響,為何接連暴怒呢?

我也不曉得,總之我最近連續噴發了三次,就當作是火山正常能量釋放,而我要介紹三名友人。

 

 

 

 

第一名友人是我的密友狗哥,既狗哥之前嚷著「嗚嗚,佩姬不理我」事件以後。

前情提要:「阿九哥,近來可好?」

後來他又因緣際會迷上了某一個業務認識的蔡小姐,但後來怎麼樣我是不清楚。

總之連續幾周,他約我去陪他去某店家場勘,但接連幾次,前一天我致電給他確認詳情,他卻都無接聽,宛若人間蒸發,我就也沒太搭理。這幾天我又用訊息扔他,他也沒回,我摸摸鼻子。直到我看見他LINE的公開動態,也就是俗稱的討拍拍,我忍不住上去酸了他,他立刻回,意思要我在公開場合住嘴。(這……)

 

 

 

 

果然,人家公然討拍拍,你就不要上去鬧嘛~

 

 

 

 

因為他之前約我去外地小旅遊兩天一夜,我就問他說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苗栗跑半馬,我跑我的步,一起住在背包客棧,他可以去拍照磨練磨練,因為他的興趣其一就是攝影,他不解。

我分享路跑的攝影文化,也就是路跑時會埋伏很多攝影師,大多都會在事後提供免費的照片,跑者可以上去找自己的照片,而有部分專業路跑攝影公司會提供付費的照片。

他說,他不相信攝影師會拍男生,我就分享了一些我們被拍到的照片,他就說我竟然花錢買照片,根本就是被坑。結果我給他看的照片都是免費的,沒一張付費的,他不語,不以為然地說,「真奇妙的文化,我寧願去碧潭拍烏龜。」

 

我只覺得……這人真難相處。

而且犯了一個大忌,批評自己不清楚、不熟悉的事情,且當人跟他解釋時,卻表現得好似,「那是一個不入流的文化。」

當下我的想法很單純是要他跟我一起去玩,他還可以玩攝影,何樂而不為,結果他的回應卻是如此。事後他與我澄清,唉唷都只是嘴砲,連說要去場勘、還有那些都是玩笑話,我就回他,那你就繼續嘴砲下去吧。

 

 

 

 

第二名有人則是時常深夜來訪的婕批,捷批愛批評不是一兩天,只是可能或許她近期近況不佳,更是連發。

之前就陸續發生過好幾次,讓我覺得她在評斷事情時,大多以負面為先的經驗。

例如她覺得報名路跑活動根本就是白癡,或者去練馬拉松是一件完全不必要的事情。

 

有沒有讓人覺得我在講同一件事情?

 

 

 

 

連續兩天,我因為打算購買GPS手錶,當時在兩只選一只,因為各有優缺點,我試圖與其討論,主要是以各功能、保固、評價……等作為立基點,結果她完全沒有在聽,就直接說,「醜。這兩只手錶都醜。」

接著說她都不會買,可是她的心態完全是不明白這種手錶的功能在哪裡,而且完全以她完全不跑步的立場來評定我根本不需要這種東西,完全不打算聽我與其分析、討論。不過今天與人討論事情,不就是要站在對方的立場,分析利弊優缺嗎。

隔天群組裡面,有一個朋友在討論鞋子,我就分享ASOS的買鞋經驗,隨便丟了幾張鞋子的照片。她忽然加入,也是沒頭沒腦的說,「醜。都醜,只有一雙勉強可以看。」

 

我當下立刻暴怒。因為前一天我才用腳踏車跟她比擬。

我說我們也不一定能夠理解腳踏車族,花一、二十萬,甚至三、四十萬買一台公路車,因為我們覺得自己騎U-bike就夠了,但我們也不能批評那些買高價公務車的是潘仔或是蠢蛋,因為我們不能了解公路車跟一般腳踏車的差異。

她同意。

這故事的寓意是,不要驟然去批評你不理解的事情。

 

我再打個比方,我本來就有寫書評/心得的習慣,但我從來不會去批評我沒有看過的書籍,或者沒有拜讀過的作者,因為我覺得在不了解的情況下,又怎麼能夠具體指出是這本書/這位作者,是哪裡得不到我們眼緣呢?

 

 

 

 

 

在鞋子的事件中,她沒有搞懂前因後果,就連昨晚事後她來我家,她竟然問我,「所以那幾雙鞋子你想要買哦?」

(言下之意就是整個下午我幹譙她,她也根本沒有仔細看,也根本不了解前因後果)

當下的前因只是我在分享ASOS購鞋的經驗,而隨便丟了幾張鞋子的圖片,意圖說明,超便宜,都幾百元而已,但她撞見了以後就開始接連的批評,還以為是要請她幫忙選鞋子。

 

 

 

 

 

讓我真正不滿最大主因是,因為我們是朋友,我總是無條件的尊重/接納你的選擇,在做任何批評或者建議時,永遠都是先搞清楚先後環節,但你卻是這麼對我?

 

 

 

 

 

事後我與另外一個朋友討論,那位朋友的結論是,「我們是聖人,不能要求別人也是聖人。」就像是我們在路邊看見垃圾,會主動撿起來拿去路邊丟,但別人不一定會,而當我們試圖要糾正對方時,因為對方先天上就跟我們不同,所以即便你怎麼與其溝通,都不可能改變的。

 

 

 

 

婕批對於我的暴怒,最後的回應是……「啊我就是這樣的人啊。」

這種回應就像是國中生在說,「我就喜歡這樣啊。」

聽聞,我就知道,沒什麼好說的了。

 

 

 

 

 

在我心裡,我回頭想想,我跟她認識以來,從來沒有用主觀性語言批評她任何事情過,在指出她的不是之時,也會先設想她聽聞後會有什麼感受,因為我把她視為是重要的朋友,只可惜對她而言,她認為不必要設身處地替人著想,也總是見著片面就急著下嘴,而朋友必須接受她這樣的模樣。

所以也就不用所謂的溝通,因為我明白了。

 

 

 

 

我真的覺得這一切都非常可惜,為什麼大夥總是習慣批評、輕視別人重視的事情,認為他人需要給予自己尊重,而自己不需要學會尊重呢?

如果你認為不需要尊重別人,又怎麼期待別人尊重你?

 

 

 

 

我認為人與人之間都是互相的,當然免不了都會有一些要求。

我們並沒有權力以及權力去真正要求別人什麼,所以我只能用「我這麼對待你」,而希望你也「這麼對待我」回應。

 

 

 

 

事後,我又轟了走狗一次,因為我發現他還是那副死樣子。

他說,他知道我是為了他好,但他就是沒辦法不擺爛。

說他實在是很忙,最近很忙,實在沒有辦法,那我就更不解了,如果你很忙怎麼還會記得隨口提提要約我幹什麼幹什麼,把一切都推給「我其實是嘴砲的」就可以解決了嗎?

好吧我隨便你,你今天想要隨隨便便下去,當然是你的自由。

 

事後,婕批當晚來找我,試圖與我澄清。

說之前沒聽聞我這麼跟她提起,否則她不會如此,我說,那是因為她近期實在太過頭了,見著什麼就非要批評什麼不可,急著發表高見。不過我認為今後涉及需要客觀性討論的議題,都應當避免與其討論,因為對她來說,要以不涉入主觀偏見的客觀抉擇,是有點困難的。

 

 

 

 

對我而言,走狗跟婕批的事件,都讓我更學習也更堅定,以後要更不妄加批評的決心,也讓我更明白事情還是要跟願意理解的人討論。而對於朋友的關心也是,把關心放在願意接受關心的人身上,而不是替自己的人生擺爛的人身上。

討論事情也找願意開放設身處地的人討論,而避免讓自己碰得一鼻子灰。

 

 

 

 

不過以上兩者都沒什麼,畢竟都是朋友,你免不了會對熟人開幹。

雖然很多人畏懼這件事情,深怕因此就影響友誼,可是我覺得我所有開幹的地方,都是先思考過,「我是不是不會如此對待你」,如果我確定我是,那我就必定會開幹。如果這位朋友聽了你的幹譙就自尊心受創,喊著要跟你切八段,那這種朋友幹嘛還交,你隨便去國中校園找一個就可以了不是嗎?

 

至少我是那種會開幹朋友的人,對於未達熟人,我大概都懶得多說什麼。

 

 

 

 

重頭戲來了。

又是十年女孩,H。

 

 

 

對她的積怨我已久,事實上她不過來台北找過我幾次,好吧我承認一開始我對她懷抱著既不排斥也不喜歡的心情,外加上她十分主動,所以我就幾乎沒有抗拒她的肢體碰觸。

不過,當她把我嘴唇咬破,還有把我的下嘴唇吸到腫起來的時候(而且還是不同次碰面時發生的,每次見面我的嘴唇都有受傷危機),我是認認真真的把她推開,要她住手。

 

我根本就是受暴婦女啊!!!!!?????

 

 

 

後來稍稍比較常接觸,這才發現她的個性我實在不能掌握,還有從本質上,我實在是不喜歡她這個人……

總之各種對我來說十分怪誕的事情不斷在發生,這都沒有怎麼樣,我就假裝沒看見,不知道她是這樣的人就好。

反正妳不要逼迫我,什麼都好談。

 

 

 

一直到上個禮拜她跟我說了一個寓言故事,故事指出她某一個朋友,現年35歲,在山上開咖啡店,聘用了一個女店員,年歲相仿,於是除了一起工作以外還一起遊山玩水。但她發現女店員好像意圖要有更進一步的接觸,她先是稍稍拒絕,但女店員還是依然故我,或者更加熱情,她擔心如果太明確的拒絕,女店員會自殘,問我要是,遇到這麼激進的追求者,會怎麼辦、怎麼拒絕。

 

妳這是暗示我當我決心要明確拒絕妳的時候妳也會自殘嗎?????

老子一點都不怕恐嚇的我告訴妳!!!!!

 

 

 

 

 

「都已經是成年人了,要為自己的生命負責,如果我是妳朋友,有人為了我自殺,只是讓我更看不起她,一點小小挫折就去死,那還真的倒不如去死一死。」

 

 

 

 

過了幾天,大概是因為接連幾次她想來找我,都被我從旁拒絕的關係,她又開始緊迫盯人,例如問我有沒有想她,而她多麼思念我之類。

我當然一概打太極,並已經在思索到底要怎麼更為明確拒絕她,才能夠妥善的結束這一段,她以為有什麼關係的關係

 

 

 

 

就在兩天前,也就是我轟了走狗還有轟了捷批的同一天,她又開始緊迫盯人。

我直接告訴她,我認為她越界了。她不解是什麼意思,希望我解釋,我順手說了,「我可以不說嗎?」。她的意思是,不可以,我得說。

我更是爆炸,完全的爆炸,絲毫不想跟她多做解釋。

告訴她,我今天已經接連對朋友開幹了,現在她是要逼我也要認認真真的幹爆她嗎?她回應,她不知道我今天情緒不好,那不然希望我明天一定要說。

 

天啊!!!!!!!!!

妳到底有什麼權力有什麼資格逼迫我,想要從我這裡擠牙膏出來!?

 

「明天再說,我想要睡了。」

想到不夠完整,我立刻補充,「我不是說我明天一定會說,而是說,明天看情況。」

我怕她直接字面就解讀我是要明天,就會,說,的意思。

就像是我問她的那句,「我可以不說嗎?」,其實是在說「我不想說。」,但她以為我是在問她我可不可以不說。

 

 

 

 

 

「妳知不知道我是不可能跟你交往的。」

我決定就用這句話來當過幾天,她談好要刻意來台北……見我一面,無論可能只會是一下下的,那場,受迫性的,碰面時的起手式。

 

我大概她會再問我為什麼之類,但我應該也不會跟她講太多。

畢竟我不是要真的批評她什麼,說越多只會越像在指責她哪裡不是,但我相信只是因為她就是這樣的人,而我就是不喜歡像她這樣的人,非常簡單

 

 

 

 

 

「最近……大家很常踩到雷啊。」我某一個種馬朋友,這麼告訴我。然後分享他最近踩雷,還有床伴踩到雷的事情。

「可能……春天到了。」

 

 

 

 

 

我恨你,春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