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default  

 

 

 

(圖片來源:http://i.ytimg.com/vi/rhIwRkjVha4/hqdefault.jpg

 

 

「如果。我不用考觀護人。」

 

 

 

 

 

好啦。坦承說最近幾天我就是不想要念書,起因是脖子扭到,連續失眠好幾天,導致憂鬱的周一,毫無精神。運動的周二,滿心期待。怠惰的周三,繼續耍廢。加班的周四,再去奔馳。即將的周五,要陪家母淑娟扛行李箱還有陪買手機。

不過,這篇的重點並不是今日我有多廢,而是我如何過了這好幾個,沒有菸抽的日子。

(放屁。你這幾天明明就還是繼續九根計畫。)

 

 

 

 

沒有念書,那麼部落格就連發了。

事實上,我認為一天一更都沒問題,毫無沒有「沒梗」的可能性。

我還一度想要點開《冬戰》的WORD檔來續寫,不過敗就敗在有點忘記劇情,之前竟然默默的寫了六十萬字,雖然故事的基幹都已經確認,只是細節,例如哪些梗要繼續鋪下去、哪些梗要準備爆發什麼……等,怕有疏漏,想要接著寫大概得花上兩個禮拜複習一下進度,還要重新畫故事地圖。

我想應該還能持續有一日五千字的實力,畢竟沒寫作的日子,個案紀錄也還是要寫寫寫,打字沒退步太多,反倒更加火速。停筆的日子,一年半多,看了兩百本書,筆法個人認為進步很多、更加流暢、減少無謂的連接詞,也更少墜詞與贅字。

回頭想想,仰賴閱讀鍛鍊,好像還真有那麼一點效果。

 

 

 

 

 

沒有念書,今日我悠閒跑步。

雖然距離跟速度持續退步,對於月底半馬的想法也變成「無傷完賽就好」。周末要嘗試練跑個15公里以上,如果跑完幾天後仍不舒爽,那麼就要認認真真的考慮將比賽資格轉讓出去。

莫名有種錯覺,自從NIKE女子半馬以後,或許是又多了好幾千位、半馬以及10K認證的女子,運動場上的女性明顯增多,跑起來也更加愉悅。

(?)

(古人說,香汗淋漓,有理、有理!)

 

 

 

「好久沒有去河堤跑步了。」今日我從新店前往台北馬偕路上,無來由地這麼想起。

之前每周固定兩天,河堤10公里或者以上的訓練,雖然得冒著一些風險,例如預計10公里的路程,代表要跑個5公里再進行折返。

這種訓練方法,對於膝蓋有傷、小腿傷勢甫好轉的我來說有點冒險。畢竟誰知道會不會跑了6公里以後就氣力放盡?這還算好,頂多再走4公里就可以返回。

但是15公里的計畫呢?倘若跑到了7.5公里的折返處,氣力放盡,就得再走7.5公里才能抵達停車處。也就是,或許跑步只跑了個40分鐘,但可能要花將近兩個小時才能夠走回來。

 

是故,這些日子以來,我大多繞著操場奔馳。有些跑友,你幾乎每次去都能夠遇見,開始懷疑他是不是天天都進行訓練。有時候看見他從你身邊、或者你從他身邊跑過,就會莫名的想跟他說上些話。

 

但我真的非常懷念河堤跑步的日子,迎著從河畔往步道襲來的風兒,或許逆風、或許順風。會讓你想要伸展雙手,嘴裡小聲地唱著,「乘著風、淫蕩在藍天邊~」

(????)

好啦我嘴跑的,只是喜歡河堤近乎一望無際的感覺。跑道無限蔓延,心情忍不住遼闊了起來,就像……雖然你知曉人生終究有終點的,但一直跑著,好像身體不斷告訴自己,「你行的、跑下去就對了。」

 

 

 

 

奔馳返家之後,收拾掛在陽台上乾爽衣物,將滿身是汗的跑步裝備扔進臉盆裡,搓搓又揉揉,再掛了上。摺摺衣服,再將準備送乾洗的襯衫丟進塑膠袋裡,預計過些日子要前去開乾洗店的叔叔家,請他幫忙將領口的黃漬處理一番。

有些襯衫,日前業務生涯,又或者是當時預買過多。細數竟然有將近三十件襯衫,有些已經略大、或者已經不是現在會喜歡的樣式,顯然不會再穿,衣服狀況不錯,也是叫得出來的品牌,打算自個兒不用,拿去送人。

 

日前上架讀冊的二手書,短短一周就銷售掉一半,有點後悔定價太低,但又覺得讓那些書兒流動著更好。

 

 

 

 

今日路途上,行經政大書城,忍不住進去逛了逛,又買了本劉震雲。

這種沒有書念的日子,愜意的驚人,不用仔細思量又損失了幾分鐘又還是幾個小時念書的時光,也不用擔心跑步前後的時間損失有多大。

 

 

 

 

 

逃避已久的《輕鬆駕馭意志力》已經被我閒置多時。因為每次翻了那本書,大概就會鼓舞我半個月一個月,衝勁十足。也許心裡也在抗拒著念書,即便知道自己還能夠爆衝個一會,但內心逃避著。

 

 

 

 

 

「你有想過以後要做什麼嗎?」婕批問我,而她一直預設我考不上觀護人。

事實上,我認為自己滿有機會能夠考上的(前提是要比現在認真更多、更多),畢竟從小到大,沒什麼事情是特別擅長的,但就念書考試這件事情,準備沒比人家多,卻大多考得比人家好。

爸媽以為我頂多念個縣立中學,硬是高於錄取分數一分,念了個板橋高中。

他們以為我就是私校水平,竟然放榜後成績在全國排上前三千名。

我知道運氣成分居多。我偏財運、中獎運,跟運氣沾上邊的事兒,大多都沒我的份,頂多我的糞。不過考試這回事,還算是有點補償。

不過問題出在,現在不只是大了,而是已經到了不會再長大的年紀了,而是逐漸衰老的年歲。

 

 

 

 

 

所以。如果電話亭,只能短暫地進行……至多一周。

這種,嚷嚷著「下周我一定要更加努力」,雖然比較像是「失敗者的宣言」,但我還是要繼續宣揚,「下個禮拜我會更好、更認真!」

因為如果不這麼想,那就連成功的邊都看不著,即便在本質上,我一點也不認為考上了什麼就是成功。

考試對我來說只是能夠讓我能夠更安心的寫作,而不是如果沒考上人生就毀了。

 

 

 

 

 

「我想……我想要自由自在的過每一天。就像是這個禮拜一樣。」

不用艱苦讀書的日子真的很棒,不過我仍然還是得艱苦讀書下去。

這只是放假,只是小小放縱自己的機會,我很清楚。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