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真的我昨天被搞到一肚子氣。

 

 

 

事情是這樣的。

前年秋天,我去了一趟花蓮民宿「住海邊」

這也沒啥,當時有伴,不過我始終對於他們的某單人宿舍,單人哨所非常無法忘懷。就是那種舊式碉堡哨所改建的,一床一桌,在桌上閱讀可遠眺著太平洋。

 

 

去年我開始運動,跑著跑著,也不覺得一連跑個十來二十公里有啥問題,在哪裡跑,有什麼景色相伴,反而成為了維繫跑步熱情的額外因子。

 

 

 

 

我腦袋浮現一個念頭,何不傍著太平洋沿線奔馳呢?那麼今年秋日,就再去花蓮吧。

 

三天兩夜,其中一天跑個長途,十五公里以上的太平洋線,其中一日可以去鯉魚潭環湖短程五到七公里,就這麼定。

 

 

 

 

 

「所以你要去花蓮幹嘛?」

偶然一次對話,CCU這麼問我。

「我要去跑步啊。」

這麼一提,他那傢伙說他正在打算去花蓮釣魚,就這麼湊成團。

 

 

 

 

是說我跟他曾經有一道去台南過,朋友民宿,兩人窩在一張床上睡了一日,我當時覺得沒啥。沒想到這次才是惡夢的開始。

 

 

 

 

 

我的需求就是離跑步點近些,其餘我不管。

他的需求當然也是離釣魚點近些,不過倒提出了不少要求。

首先我們一開始所瞄準的民宿「住海邊」,距離海釣點大約步行3分鐘,我更是可以直接開了民宿大門起跑,衝向太平洋的懷抱。

只是住海邊本質是背包客棧,要不雙人套房,就是那種合宿型的背包房,少數的單人套房因為CCU個子高,無法置入。

 

 

 

 

他所提的要求就是,他非常擔心會被他人干擾睡眠,所以他希望能夠住單人房,連與我共房也不願意。因著「住海邊」沒有他的需求的房舍,都會冒著「可能有與他人合宿」的風險,所以他事實上並不願意入住,即便那個點十分符合我們的需求。

 

便開始一個一個找起能夠有單人房的民宿,你曉得花蓮畢竟是觀光貴寶地,大多都是雙四人房,而背包客棧大多離群而居,所以要不在新城,就是雖然近但破得離譜。

他看見新城的那幾家民宿,我找了鄰近的跑步點,全都不妥,不是山路就是路狹小又多岔口,容易遭到四方來車撞擊,說真的我根本沒法安心跑步。

 

「新城距離你預定要跑步的地方有多遠。」

……呃分別都將近四十公里(其中一個還要上山)。誰會騎機車四十分鐘去跑步啦!?

他才終於放棄新城的單人住宿點。

 

 

 

 

然後開始往南邊找,找到了一間花蓮偏南的民宿,據他所稱釣魚點也很近。

……距離花蓮車站或最近的火車站要超過一百公里……

「你有要租汽車嗎?」我問他。

 

 

 

 

 

於是乎我昨夜就跟他講了兩個小時的電話。

事實上前幾天本來有定案說要住「住海邊」,不過我實在擔心到時候住背包房,有室友來,他難睡責怪我,所以又去電跟他商討。

 

我真是太好心了Q_____________Q

 

 

 

 

 

最後敲定的一個住宿點,是單人住宿點,在市區。

就在我準備打電話要下訂的當下,CCU復又傳來訊息,說他不想住市區,可以接受「住海邊」……

 

 

 

 

#@$@#$@#%$%%#%#$%#$%

 

 

 

 

 

 

 

 

所以現在又開始討論起「住海邊」的住宿規劃。

我想今晚又要花上幾個小時電話討論了。

 

這………

 

 

 

 

 

 

 

 

 

 

 

所以旅伴真的很重要啊。

 

我非常後悔沒有一個人迅速下訂民宿然後敲好車票。

(默)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