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好久沒有來寫廢文了XDDDDD

 

 

 

是說我8月中旬考完人生第一次認認真真的司法特考以後,就如此懈怠了兩個禮拜,原本預計9月要強勢回歸書海,不過實在讓人難以靜下心。

 

其一,是不甘心好不容易放鬆了又要回到緊繃的生活。

兩個禮拜的廢物期,我回到家裡就是滑手機,別說什麼考試,小說什麼也不想看了。不過倒是收了很多書籍,有買的、也有人送,就這麼推到了二十六本待讀之多。

一度覺得生活真的索然無趣,除了二四六原本既定跑步以外,其他時間還真的不曉得在幹嘛,就是在等睡覺時間一到,然後上床入眠。

「原來廢材的人生是這樣啊?」

大概是這種心態XDDDDDDDDDDDDDDD

 

雖然知道這種生活不能恆久,不是我在說在場的各位都是廢材,只是下班到家後什麼事情也不做,人生苦短我總覺得有些消耗,雖然爽度爆表,但就是心不安理不得。

 

 

 

 

 

 

其二是因為我在考前兩周,更精確來說是七月下旬,我在某運動社團開始寫裝備文,結果大概文風太白癡,但又十分專業、精闢,瞬間在社團變得十分火紅。是說我本來就是走逗趣專業路線,那感覺有點像是高中時代跟那夥高中好友一般,大多時候很白癡,不過也不少時候他們會一個一個找我談談深度事。

 

只是現在白癡依然白癡,深度事變成了運動裝備,有什麼事情有興趣就要去研究、就要去比較,這是我的好習慣也是惡習,就仰賴這種極端性極高的樣態,有點搶了原本社團團主的丰采,還辦起大型比賽兼團聚的計畫。

(這點我有點沒顧慮到,人情世故還是有那麼一點欠缺)

 

是說,也因為這樣認識不少新朋友,而這些新朋友都是喜愛運動的朋友。我們幾人,私下有了個LINE群組,一開始不過就是為了國內大型接力賽備戰,原來都不熟,後來因為幾個人(包含我)都是白爛咖,於是就整個群組都沾染起這種逗趣風氣,也開始有革命性的莫名熟識感。

 

連續幾周周日,我分別與其中幾人見了面,跑了步、上了健身房,一塊吃了飯。你帶老婆他帶孩子,我一個王老五,好不快樂。

 

 

 

 

 

是說其二的因素佔據我的廢物生活並不多,主要讀不下書還是其一因素。

是否要繼續準備考試,成為了一個考量的因素,如果無須準備考試,也許能夠做更多事情。

但是這個考量點在我九月初接獲公司的薪資條,望著加薪幅度,雖然不低,但也沒有預期高,一口氣調了五千多,這看起來多,但遠不如我的預期。

 

所以還是乖乖拾起課本,讀書吧你。

 

我這麼默默的對自己說。

 

不過培養讀書習慣……應該說是培養任何好習慣都是這樣,要摧毀簡單,可是要重建或者養成卻困難,所以只好一點一滴,從這個禮拜開始,也或許是我首先挑選的是今年考試最苦手,也是明確覺得考砸的科目,一次讀一個小時一天,然後慢慢慢慢堆疊。

 

 

 

 

 

 

 

 

 

 11954622_10204605416607574_3350806980599130340_n  

 拉筋的兩人。右:新朋友,是說他事實上37、38歲,長得超帥,而且看起來像30,會不會太過分!?

 

 

 

11899849_10204605425807804_2668524174099574381_n  

 雨中奔馳!!!!

 

 

 

 

 

1441534803691  

是說這個小朋友不是他們的小孩,另外一個人的小孩,是從桌底下爬到對面去XDDDDDD

再度重申,這對夫妻看起來一點也都不像快四十歲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441522624638  

我的臉實在很有戲啊啊啊啊啊啊XDDDDDDDD

 

 

 

 

 

 

 

1441530272154  

我根本孩子王啊啊啊啊啊啊啊!!!

 

 

 

 

 

 

 

 

 

偷渡一下那些跟他們相聚的時光。

 

猶記得我看過一篇文章,是一個女孩所撰。

她談到,一開始從一個人下定決心開始運動,而後認識了更多更多喜愛運動的朋友,生活改變了、人際改變了、心情改變了,世界變得更大、更大。

 

大概就是這種感受。

是說,這群社團的人……

(我把運動社團,稱為社團,而我們那個小小的接力賽群組,就稱為群組)

 

 

 

 

 

我拉回來。這群社團的人,大多都是一些大哥大姐,說是大哥大姐,是也沒多年長,我今年二九,他們就稍長我個三五歲,多者可能八九十歲。大概極少數比我年幼,但真的極少,都是些人妻人夫多,而人妻大概佔了將近七成。

 

雖然在社會上載浮載塵者仍眾,但有幾個,有點事業,小老闆或許,所以我們如果出門,他們必定「我來!我來」,所以我白吃白喝了幾頓。

不好意思,我說真。

便一直想找機會償還人情。

 

 

 

 

她去日本前,問了問我,需要她從東京帶啥。

我想了又想,那麼就茶葉,或許茶包。

大哥他,愛喝茶,有好茶,無論代價,無所謂。

「漲價了欸。」

沒關係我是要送人,價格無所謂。

這種霸氣的話我還真的沒說過幾次。

 

 

 

 

 

 

除了下班時光,上班進度也不理想。

原因是公司裡來了小學妹,說是小學妹,不單單只是公司的學妹,是我大學母校的學妹,雖然從沒見過,差了六七屆,總是學妹,有點關係。我在公司的職等上升一階,外加上升職的報告寫的就是新進員工訓練,所以新進員工訓練的責任就落在我頭上。

事情越積越多,還有好多我自個兒得完成的事情沒搞定,但想起本月下旬要去教召五日,就覺得頭疼。

 

教召是啥,男子服完兵役後,一定時日,有機會要回去重溫槍火時光

這說來逗趣,當兵生涯沒拿過幾次槍,工作就是跟新人會談,幫忙舒緩他們新進軍營壓力,就像現在工作。輔導輔導你好你好的我,現在每兩年要回去扛眾機槍,達達達達達達,之所以六個達,是因為要拿大粒子丸,猛轟遠方標靶。

 

獵奇你說是不。

 

之前會抗拒教召,是因為不想回去跟一群陌生人交際,還得受限自由。

手機藏在哪兒、要認識新朋友、幾時要做什麼,都是我擔心之處。

 

可能年歲大了,公事忙了,現在想到的卻是,我去教召那麼工作怎麼著。

社工基礎上是責任制,那幾天會有人稍稍頂住,不過一去至少五天,少掉了很多時間好做完更多自個兒的份。

這也是某程度上的成長或許。

 

 

 

 

 

她要離婚。

我妹兒這麼說。

她嫁給了當時我甚為喜歡的妹婿,然而因為妹婿並不多照管她們孩子。

於是我親愛的妹子,親愛的佐漢,除了身兼兩份工作以外,還得費心那四五歲孩子。

 

「將心比心啦。如果妳女兒嫁給了像你兒子這種不負責任的男人,也會替對方講話嗎?」我妹子一向嗆辣,這麼對她婆婆說。

不過當然,擒賊先擒王,槍頭不打自己人,而媳婦永遠是外人

她婆婆說,「呃……那我會叫我女兒認命。」

 

我聽妳在放屁。

 

我還是喜歡我那個妹婿,因為以我這個大哥的立場,他禮數有做足,還十分稱頭。

不過換個角度,今日我妹子如果擔憂孩子,負擔重了,那事情可就完全不同。

「打離婚跟監護權官司吧。」我說。

我會幫忙問問有沒有厲害的監護權律師,我最後這麼補充。

 

 

 

 

 

愛與情,情與愛。

有了婚約,彷彿有丁點責任。

如果有了孩子,責任就絕對非只是一丁點,而是丁點大的錯都不應該犯。

有飯大家吃,有苦大家擔,不過沒有人應該犯賤的承受一切,是不?

 

 

 

 

 

我真的不擅長介紹事宜。

社團裡,原則上我還受大家喜愛。

有個姐兒,說了她有個密友,是個老師,不過日前鬼打牆、鬼遮掩的放不下渣渣前男友,硬推了給我。

訊息,「我朋友的臉書,請加,已告知她。」

礙於禮數,我加了,聊了一晚。

不過終止於此。

費力,我說。

 

我一向苦手,自然而然你我哈哈這我拿手,你說這女孩優,你告訴她有男孩好,我可完全不行、不行、不行,因為重要所以重覆了,不是當機不是複製貼上,實實在在的打字我說。

 

 

 

 

 

 Screenshot_2015-09-05-21-33-16  

 

 

 

「你越跑越快了。」

是啊。我越來越快了。

運動將滿、已滿一年。

大概去年11月,我跑出了人生第一個十公里,費時一小時又十一分鐘。

今年9月,我跑出了運動一年整的一個十公里,費時五十二分鐘。

這大概是唯一證明我仍然有上正軌的事兒。

 

 

 

 

 

好久沒寫文章了。

我有些抗拒,在下筆之前,因為深怕什麼也說不出來。

這幾個禮拜,啥也沒做,不過就是耍廢,還有認識新朋友,似乎無事,現在看起來有事。

不過,這麼釋放。

舒服,愉快,我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