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我去探班,探一個每次一塊出門總是搶著買單,雖然年紀大我不少卻帥得離譜正的誇張的夫妻檔班。



  他們是女裝中盤商,公司裡面堆著一坨又一坨的女裝,我也沒想啥,就本來下禮拜一排的假期,但因為公事所以得被強迫挪移。

  這說來也氣惱,原本安排那天的假期,是因為我周日要去苗栗南庄跑馬拉松,想說跑完隔天或許會痠痛,不如休假。





  誰知道大半年前,社會局,在我還在當社工時,要我們提報一些感人個案,我提了一對雙老照顧四五來歲植物人的個案。

  大半年過去,我現在變成督導,他們來了電話,我前主管……在精神上孩是我現任主管的主任接到。


  噢,那是某某的個案。

  我聽聞,我的名字,蛤,要做啥?

  要採訪,社會局會帶公關組還有媒體過去,大陣仗。


  我說啥,趕緊撥了電話過去。

  對方,我工作的對口,社會局的督導說要幹嘛幹嘛,請我電話連繫。

  這怎麼行,他老人家耳朵不好,本來就難溝通,得當面。





  我兜了過去,晚間六七時。

  要採訪、要媒體,什麼,不要不要,不要一大群記者來。

  不會的,頂多開放幾組,就來嘛,你們照顧的辛苦,也當作拋磚引玉,讓社會關注到這個議題,他們點頭。

  他們行了、他們行了,所以真的會有媒體嗎?不是發發新聞稿給媒體就好?


  我想應該會有媒體,她說,那位督導說。

  家庭兩老,主事者鄉音濃,原本不好溝通,我本來就費力,花些時間才掌握到她的節奏,當日不管媒體有否,長官到底多大來否,我身為社工員,現在又是社會局對口的督導,勢必得協助從中斡旋。

  這真是一個可以再大書特書的,我們社會局,多麼英名的指導,在我們某某案子某某社工的服務下……現在更是成為了我們某某單位的督導。



  殊不知這個督導還真不好幹,人事風波不說,一個部門組織理論上應該是一個主任對外,一個督導協助主任對內並對下面下屬,社工就聽命我往外殺敵接任務。

  因為緊急調度,我上頭空了,我半兼主任,督導免不了,然後原本當社工時的業務量也因為下面人補不上,也扔不出去。等於一人身兼三職啊我的老天。

  自從10/6我接了這個位子,回家很難不想工作的事兒,有時候一個隨身碟插著,達達達達,開始工作。

  要不回了家後,很難像之前還有心力讀什麼,有時候惱著工作的事情,也不一定惱,但至少佔了惱。


  滿久一段時間沒好好準備考試,套在手上的那一本小說《熾熱之夢》,破天荒的快讀了一個月才讀完,這可真不尋常。

  以前我下班絕口不提工作,這可真是神反差。




  我的主管,那位已經離開我的部門,或許未來也可能離開我們公司,讓我頓失支持的主任,他說,也幸虧是這個機會,所以我才能上來。她說,是否在不同的位子看見的風景完全不同。

  是啊,完全不同,我現在可以理解有些人就是堅決不當主管的阿些社工了,已經不單純了起來,所謂的成就感以及服務是建立在下屬的給你的成績,而他們的成績取決於你的管理。

  我的前主管,也就是那位主任,她是個好人,但卻不是個好管理者,於是有些洞得補得填,我窩在這個位子,緊急救援,當然有一部分是慶幸我的表現有被上頭看見就拉拔上來,也有一部分悲哀在太過於緊急所以非常時刻而慌忙,該學的沒學,於是只好看見東洞補一回,西牆也滲水了快點速利康。

  又有個更大考驗,案子要重標,我一介初心者,要寫幾百萬的標案。

  這……





  事情兜了回來。

  原本說好的假,馬拉松隔日的安胎假(嗯?),變成了媒體採訪日。

  有事兒,本來說周一要辦,那位社會局的督導說,我說我不行我休假了。

  好吧那改期。


  媒體的事兒一出,我又再補問了她,現在看來我是不是一定得把假排開了。

  對。當然。她說。

  理直氣壯,但我也不能坑聲。





  「你整個人小一號欸。」他們說。兩夫妻說。

  我起初還沾沾自喜是因為加入了重訓菜單,但原來其實是工作壓力。




  「欸。趁我還單身時是否要出來碰面。」

可惡。現在又要講解我另外一個團體了嗎?總之就是我之前寫作旺盛期認識幾個作家,其中有線上的,或者跟我當時一樣在PTT上活躍的。


  我們仨,兩女一男,其中兩個還同天生日,都是巨蟹座,於是我們組成了一個我自稱為「蟹蟹再連絡」的團體。

  當然,我是取名王,只是被沿用。


  其中,一女,我喚她大哥,於是一窩蜂人也就跟著叫起大哥,終於要結婚了。

  結婚的對象不是她腳踝刺的那個1001,相差十年又一天的男子,而是被1001分手糾纏後,保護她接送她上下班的公司好心主管。


  她們要結婚了。


  所以,是不是要出來碰個面。他們說。



  好。反正也讀不下書。

  其中一女,也正好是我前幾篇提到的那個張西西,與交往多年男友,獵奇的分手的張西西,她其實也是考生,律師司法官考生,也一陣子沒法好好念書。

於是我們出來。


  說說笑笑,談起結婚,那些繁文縟節。

  接著開始亂拼湊,什麼結婚女方要把扇子扔掉,象徵在老家的惡習要扔掉。

  張西西說,可惡,我沒有惡習要扔什麼。

  我說,可以,丟菸蒂阿。

  XDDDDDDDDD




  結果後面有人偷拍,還被罰1600元,重點是禮車還是跟人借的,還是那個裡車的主人車牌被照相,還罰到朋友。




  然後我亂說,聽說結婚第一天,要去旅館去穢氣,還要先吃麵線壓壓驚。

  張西西說,靠背,那是剛出獄要做的事情吧。




  幹。阿九妳真的很白癡。大哥說。




  我說我現在騎車都很小心,尤其是騎機車,因為如果摔車,機車壞了還沒怎樣,不過眼鏡千萬不能壞,價值可比摩托車還高。

  她們大笑,然後大哥手上提著鑽戒,剛被求婚所以握在手裡的。

  西西說,可惡,我到底要保護大哥的鑽戒還是要保護阿九的眼鏡。




  好。我坦承這有點東拼西湊,可能只是很久沒說話想說一會話。




  然後另外我補充一下,其實我最近開始比較能夠閱讀小說了,因為當了督導,還想說順便把社工師考一考加薪,所以在明年二月也報了社工師考試。

  報名後沒幾日,我收到了八月份考觀護人考試的成績單,原本料想大概頂多53、54,如果是,那就當然要再準備一年。

結果……平均61,排名68,而全部考生也好幾百,好幾百考生之中我考了個第68名,平均更是比我之前料想的高。





  「所以呢?你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CCU這麼問我。

  繼續考下去啊我說。

  「可是你不是最近工作很忙讀不下書?」

  讀啊,我說,很顯然的我不只是自以為寫題寫得不錯,而是真的寫得不錯,當然繼續考下去。




  可惡,我現在出現了剛出社會什麼也不想做,下班只想發呆混生活的噩夢再現。

  當時學姐,大屁蓉……噢對她現在也結婚了(該死的到底誰沒結婚啊該不會只剩下我),她說,學弟妳這樣不行,絕對不能因為工作沒有了自己的生活。




  「所以你大概會忙多久?」今天中盤這麼問我。因為我們規畫了滿多行程的,什麼時候要去哪裡比賽要不要順便在那兒玩玩,明年你要不要跟我們一塊出國?等等之類云云眾生。(不要亂加字好嗎混帳)

  大概……忙到明年三月吧。

  他們大驚……開始算,10月、11月、12月……3月,還有六個月欸!





  「不要說出來。」我說,「這種爛事你們知道就好。」

  反正這就是工作,過了就沒事,反正自己想辦法。我說。這種事情我倒是還挺會想的。





  還有,我真的很討厭痞客邦的新改版,中看不重用,真的很討厭不是我在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