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啥標題XDDDDDDD




我簡單來說,因為真的很簡單。


簡單來說就是那個運動社團(到底要講幾次關於運動社團)總之就是那個運動社團(啊你到底是想要跳針幾次),我會發一些文章,然後可能撰文者本來就很廣泛的涉獵不少事情,有些格外有興趣的當然就會深入研究,所以當然除了我很嘴砲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以外,也有不少人覺得我很專業(挺)。


然後偶然間我發現其中一個女性團員跟我有著相仿的價值觀、興趣,無論是運動還是閱讀,談話挺合tone,一開始是在公開頁面會互噴留言,後來她乾脆加了我的facebook。我們就在一個月中,互傳了約莫(超過)萬則訊息。


但其實我跟她相差十來歲,也沒有十來歲,就十一歲,然後她正在念大學,沒錯,我剛滿二九,所以扣個十一歲,換算得知就是她芳齡十八。

(可惡。你這傢伙要不要臉)



可能年歲差距,還有撰文者除了增長年紀以外也沒忘記增長智慧,所以我逐漸發現她對我有某一種程度上的不健康的崇拜──當然除了這種崇拜以外還有其他的因素,畢竟我本來就是直言型的,而多數人在公開場合大多都是官腔客套話,鮮少人願意說出實話即便會得罪人,但我敢。


合者來,不合即去,話不投機半句多,本來就是我信奉的教條。


畢竟都幾歲,誰跟你有時間兜圈子,事實上能夠聽的人就會聽,聽不懂或者根本不願意聽的人,你說再多都是徒然。另外因為共同興趣的部分我持續在增強實力中,在這一來一往的互動中,那種崇拜也多增長了其他男女之間情感的因素。


而我不坦言對她當然也有好感,也絕對喜歡對方,只是那種好感一直在我理性可以控制的範圍中,畢竟我清楚知道兩人之間的差距,無論是年齡、思想、經濟或是距離,不過對她來說卻不見得能夠妥善調整內心。


前陣子,她才提到她逐漸覺得無法控制,提出了中止的欲求,希望退到原點,不過就她的言談,卻溢滿著畫地自限以及對我強烈的喜歡,當然,我有察覺,也一如往常直白地指了出來。而原本她打定或者應該說是考慮要中止的念頭,也就只是中止了一晌。


隨後我兩倆的互動變更加濃郁,或許是經過核對彼此都挺有好感,只是畢竟我年歲長,要事更多,外加上這兩天我去南庄跑馬拉松,因為在新竹住宿,就連帶與社團其他夥伴碰面吃飯打東東,今晨跑馬就更不用說,下午馬不停提又跟中盤去買裝備,就把她晾在一旁──而我以為這是正常也再合理不過的,我有要事,當然不會低頭滑滑手機,更何況還是有約在外。


她便說,等待我的回音讓她十分痛苦,坦承道以她的年歲所面對的感情,多是黏到一個形影不離,雖然我每次與她的連繫,無論是電話或者訊息,帶給她的快樂都十分強大,但她無法忍受每天早上起床就想起我,得克制擔心我正在忙碌、等待我的痛苦,不安全感不斷地蔓延。


而這次,我選擇什麼也不說,或許做出這種決定她也必定得付出勇氣,就讓她自個兒去。

淡淡的告訴她,她不懂,一期一會,有些人這輩子就不過遇見那麼一次,沒有好好抓住就沒機會了。


她說,她知道,但她就沒辦法克服。


她道,對不起。

我道,沒什麼好對不起,或許繼續下去,下回說對不起的人就會是我了。


我對於自己情緒的調整以及看待情感的方式,還算有信心,但她我可就未必了,而我不想傷害任何人,也不想被任何人傷害,這回事,我丁點也沒被傷害的感受。

因為我知道那是對她最有利的也最安全的結局。


這算失戀嗎?這算戀愛嗎?

我不覺得。

她說,在這短短的時光之中,她學到了很多。


我說,是啊,畢竟有落差,我是個大人,而她是個孩子,我不能強迫她長大。


我在前頭走著,不回頭。她說,她會儘可能的繼續跟之前一樣,但她不一定能夠做到,而她想要逃開了。


她刪除了我的好友,也一併退出了社團。


希望妳好,雖然我知道妳不知道這兒的存在。

但我希望妳好。

妳還有大好歲月,還有大好的青春呢,我說。


而我,一個人其實很滿足,也很喜歡。

所以妳不用想像,就大概可以知道我一定會過得好,就甭操心我了,我說。

說一句、說一段,贈予或許再也沒機會再見到的人。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