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她聊起關於工作這檔事,而我心煩已久。

  因為我已經預期,要離開,快要離開,而我上次離開社工圈,我以為我不會再回來。

 

 

 

 

  她是大哥,我大哥,我大概是四月分左右加入了一個神祕宗教粉絲團(?),總之,我們是一群非常瘋癲的傢伙,雖然認識很不久,但講話尺度開的很離譜,而在某一次的玩笑之中,我甚至被冠上「沒雞雞,所以去了建國花市買雞雞種子來種,但效果不彰」的標籤。

  (不過,那個頭是我先開的沒有錯。)

 

 

  我跟她偶然的認識,起因是她一度對寫作的恐懼,後來變成是被她納為姐妹團的成員,後來我們開始會單獨出去,甚至跟她其他姐妹出去,聊了更多、更深。

 

  說實在話我非常看重她,因為我覺得她能懂我,我也能懂她,而且她說話一點都不拐彎抹角,而我也喜歡如此。

 

 

 

 

  我跟她都並不是百分之百喜歡現在自己的工作。

  我是社工、她是報社編輯。

  我工作的好處是,晚上的自由時間穩定,還能做做自己額外想做的事情。

  她工作的好處是,晚上工作,而有大半個白天可以做做自己額外想做的事情。

 

 

  可是其實,她在那裡並不快樂。

  因為某些人際問題,她不受到主管的喜歡。

 

  我在這兒也不快樂,因為台灣的社工薪資實在是太驚人(的低)了,如果我人在國外可能還好一些(大概差了好幾倍吧、不只一些),但我人在台灣,而我愛這、所以暫沒有離開的打算。

 

 

 

 

 

  聊起了關於換工作這檔事,她給了我建議,因為她認為我應該能夠做更多,不過如此,我或許就不能再做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了。

  我也給了她建議,因為那兒的環境實在不優,既然明知道不優,為何還要再留?

 

 

 

 

 

  「我們年紀也不小了,也該選擇career了。」我這麼告訴她。

  不能再用不穩定的方式過生活,那對自己的人生並不負責,而我們總得對自己負責,至少,自己的情緒狀況能夠安穩,知道自己明天可能在哪裡,總是比較心安。

 

  我覺得career與job的差別就是,career是一份你可以長期賴以維生的、job則是目前短期可以接受的。而,其實對我來說,社工始終並不是一份career,只是我不排斥做,也能發揮我的天賦,可是我想要的更多。她那時,沒有回答。

 

  不過,她後來告訴我。

 

 

 

 

 

  「寫作就是我的career。」

 

 

 

 

 

  其實看到這而我有點感動,因為不久前,她才想放棄,而現在,她又回來了。我告訴她,我也是這麼想,可是令人感到不安的是,寫作是一條漫長的路,而你總是不能天真的以為你能賴以維生,而且,你絕對不能消失,因為當你消失,就會被眾人遺忘,被市場取代。

  而放慢速度發文的我,也正在被取代當中。

 

 

 

  「其實我也是。」

  我想要寫到,世界末日。

 

 

 

 

  「不過,我明年開始會休息一段時間。」

  我這麼告訴她,但其實我當時加入粉絲團時,就想過這個問題。

 

 

 

 

 

  我是不是真的會持續寫作?

  我是不是永遠都能像現在一樣文思泉湧?

  我是不是能靠這個賺取外快?

  我是不是要仰賴這條看不見終點的道路?

  我是不是能夠繼續下去、堅持下去?

 

 

 

 

  我看不見底啊。

 

 

 

 

  可是,我想要繼續下去,因為我確實因為寫作所以一度快樂著。

  無關乎是不是小說,是不是關於我生活的狗屁,是不是關於我生活的紀錄。

 

 

 

 

 

 

 

  至於career,白天的career我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

  總之,還有一些努力得努力,雖然很多事情都看不見底,沒人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能不能怎麼樣。

 

  可是我一直想起很久以前我問過自己的一句話,是不是有全力以付的完成任何一件事情,而這答案是沒有。

 

 

 

 

 

  我不想放棄,現在。

 

 

 

 

 

 

 

    全站熱搜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