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性 需求?

  立即性 情感需求?

  立即 性需求?

 

  這不是什麼狗屁文字遊戲。

 

 

 

 

  我以前總搞不懂男女交往這件事到底有什麼意義,可能最初我萌生獨立思想之時,總是一個人過的好,有對象這回事情對我來說就像是找找樂子,填補生活空閒時間的一部份。

 

  遇見她以後,我才知道「唉呀!原來真的有可能會這般瘋狂般地對某一個人有著好感」,即便後來與另外一個她交往後,也還是不懂,好像還少了一點什麼。

  是,我喜歡對方,如果對方剛好也喜歡你,那就太棒了。可是,然後呢?

 

 

 

 

  看完《型男飛行世紀》之後,我才明白,原來男女之間存在著這麼一件事情,分享,任何任何你想分享的事情

  這朋友也行,但你總是不好意思,當然還是有些特例。好比深夜了,我還是總會打電話給他,因為我知道,他不會拒絕我,他頂多在FB上tag我。

 

  那到底情人這回事是什麼?

  是…你可以耍賴?你可以不顧一切的任性的打電話給他?你可以像個無理取鬧的孩子?不用在乎他覺得你是不是一個幼稚鬼?不用說到一個段落就停、因為再說下去只會顯得自己的多話?

 

 

 

 

  「其實不管幾歲人,都一樣幼稚,是我們告訴自己不能這麼幼稚。」

  「我在上班時已經對那些醫生低聲下氣了,為什麼下班後我還要跟她同是客套來客套去?」

 

 

 

 

  到底誰能真正看見你的模樣?我的模樣?

 

 

 

 

 

  因為某些緣故,我得等她。

  習慣使然、家教使然,有些事情我很想說、當下、等一點點沒關係,沒關係,但是有時後等得太久,就不想再說了。

 

 

 

 

 

  我忽然明白為什麼我喜歡寫著blog,大學時、現在。

  因為我知道在這裡,我想說隨時都可以說,即便放了一會兒,還有時間可以整理。

  我也忽然明白為什麼那時候無名我不會再繼續寫部落格了,因為有人可以分享,所以我不需要憋地內傷。

  我也忽然明白為什麼那時候我鮮少找起我的朋友,因為那時候我不需要他們。

 

 

 

 

  我很常會忽然想說一些話,通常我會打電話給他,他通常都會接。

  說完後,就掛上電話,引來他好幾聲罵。

 

 

 

 

 

  其實我們有點曖昧。他這麼說。

  不過兩個男的到底有什麼好曖昧的?

 

 

 

 

 

  「有鬼!」她談論起我還是不斷認識新朋友,女生朋友。

  但根本沒有鬼,我本來就是一個容易爆炸性與人變好的人。

 

 

 

 

 

  「你覺得她取代了誰的位置?」

  我們都想到了她。

  在她的認知裡,朋友的角色都是固定的,當有人離開、就會有人會補上。

 

 

 

 

  在她眼裡,我跟前一個她所說的被取代的她,是互相舔傷口的朋友,其實沒人希望自己的交往對象如此。

  哦!

  的確有一點,因為我覺得她好像總是可以我在講什麼、我也能夠懂她在想什麼,一語重地,她會因為我一句話就痛哭流涕、而我也會,有那麼一次。

  所以我們時常說話、過去,在某程度上對方填補了自己的一部分的情感需求。

 

 

 

 

 

  她走了,因為她現在過得越來越好,原本幾乎每天都會敲我的她、現在沒了。

  這是好事,因為她過的好。

 

  而她所說的取代她的她,對話模式跟我跟「前一個被取代的」她有點像。我們會罵髒話、講垃圾話、話講的很開,也沒什麼好客套的,雖然現實生活裡頭彼此互不相干。

 

 

 

 

  我失眠了,因為忽然有點抗拒。

  抗拒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有所謂的關係,而是,覺得有些不大對勁。

  她會怎麼想?他會怎麼想?我自己又是怎麼想的?

 

 

 

 

 

 

  她不高興、我也不高興著。

  不高興的原因是,我提了不該提的。

  不高興的原因是,我也莫名的火了。

 

 

 

 

 

  延遲滿足、不能分享、不能恣意、而我選擇這次我先說,告訴了她我的心情,而不是像個蠢貨般地不斷讓步,最後讓人覺得無趣;又或者是,退退退,等到最後退到懸崖邊了,拉開降落傘頭頭也不回的飛出去。

 

 

 

 

  她爆了,她是一個容易爆的人,當她提到她男朋友的事情時。

  她說,她會爆的原因是因為,如果現在不爆、繼續隱忍,那麼以後就會爆得更大。

  我不能同意她更多,所以這次我選擇用了別的方式。

 

 

 

 

  她一來就發著脾氣。

  我受夠了,我今天跟著妳一起打天下,並不是要無條件的接受妳所有的怨懟。

我也有我自己的情緒。

 

  「我要走了。」

  她懷疑地跟我確認。

 

  「對。我要走了。」

 

 

 

 

 

 

 

  事不過三。

  我知道這些事情的頭是我的不對,但每一個人都是害怕被拒絕的。

  任何方面都是。

  當然,我也是。

 

 

 

 

 

  等到最後我才明白。

  原來交往這回事,就是讓你找到一個無論如何你都能對他大聲分享的人,你不會、也不用擔心害怕被拒絕。

 

 

 

 

 

  這時候我也才能明白多年以前,她警告我的話。

  「你可以對我發脾氣、我們也可以吵架,可是,你絕對不要消失、讓我找不到人。」

  那時候我說好,可是後來其實我消失過。

 

  如果你想找對方,對方卻消失不見,那種感覺,真的很糟。

 

 

 

 

 

  說完了,我已經好了很多了。

  那些怒火,你他媽給我滾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eaky Persona 的頭像
Freaky Persona

狗屁倒灶

Freaky Pers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